对农村中70多岁老人打工的一些思索

9 5月 by admin

对农村中70多岁老人打工的一些思索

对农村中70多岁老人打工的一些思索
农村中常常看到一些七十多岁的老人在拼命的打工。简单的说就是没钱呗。 现在年轻人都背负着沉重的房贷。6个钱包三代人的共同努力才能买一所房子。房子就像股票一样,是极少数人把它炒上了天,然后多数人为之买单,年轻人想孝顺也很难。 看着农村的老人还像年轻人一样拼命的劳作,这么辛苦度过余生,此景象真是令人感慨万千。 城市中的老人有自己的养老保险金,相比农村轻松。这养老保险金又是怎样来的呢? 一般城市中的人都供职于公有制企业或者是事业单位。所谓公有制企业,它的利润不归资本家个人。那么企业就拿出一部分钱来供城镇居民的社会养老保险。 但是农村中没有国营企业,也没有公有制性质的企业。 是从来没有真正的公有制性质的企业吗?否!以前是有的。 是什么时候没有的呢,是80年代才没有的。 在毛泽东时代农村农民建立了大量的集体企业。 农业农村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毛泽东时代创立了人民公社。 公社工农商学兵一体。公社有学校又有武装的民兵。农民平时种地,农民种地之余还办了很多的集体企业。 马克思专门写了资本论揭露了资本家开办企业赚取工人血汗的秘密。可以说企业是创造物质财富的最主要源泉。 遗憾的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农民并没有把这个物质财富的主要来源拿到手。 企业虽然多,但是它不姓公,农民只好为资本家打工。主要的财富没有回归农民,反而被少数人给席卷了。资本家生产的目的是赚钱,不是为农民的生老病死着想。又怎么会给家民交养老金呢?而毛泽东时代的人民公社集体企业则不同,它的生产目的不是为了少数人暴富。而是为了你的生老病死着想,老了有养老。周家庄人民公社就是这样的。 农民虽然勤奋,但是是为别人劳动,富裕了少数人却穷了自己。 也导致了今天中国农民的老无所依。 自从一九八二年解散人民公社,农民们就开始为资本家打工了。资本家只付给他们工钱,而绝不会支付给他们养老保险金。 这是资本家的本性使然。 而毛泽东时代农村中的公有制性质的集体企业,由于保持了中国共产党的党性,大公无私的服务于中国农民,它不会榨取中国农民的血汗。现在我们从周家庄人民公社可以看到农民老了有养老金,这与国企工人一样。 现实真是令人搞不明白,为什么放着好端端的公有制集体企业不搞,却放任资本家剥削中国农民呢? 农村资本家获得了工人的剩余价值,吃喝玩乐污染社会空气。少数资本家们污染自然环境,把毒气毒水留给了广大的农民,逃之夭夭。导致疾病遍地,却没有受到任何的追责。 毛泽东时代创立的伟大的人民公社,在中国存在了几十年。到了80年代人民公社才被镇所取代。人心散了,农村中的公有制性质企业也就被瓦解了。 如果农村公有制性质的企业存在,它的利润就绝不会被少数人占有。它会拿出一部分钱用于社员的教育,医疗和养老。绝对不会把中国农民变成今天这么悲惨的地位。 老了一无所有,如此辛苦。 毛主席说建人民公社,一下子建了那么多的人民公社。精英一声解散,短时间内人民公社全部消失。一句话老百姓没有真正的理解人民公社的伟大的含义,结果被精英害了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的苦。城乡鸿沟也越来越大。 中国农民苦难的根本原因在于丧失了公有制性质的集体企业,丧失了人民公社这个大集体。 伟大领袖毛主席曾豪迈地说: 人民公社好 。 中国农民的唱歌跳舞欢声笑语仅仅存在于毛泽东时代。毛主席去世了几年之后,农民的脸上也就没有笑容了。 农民苦 成了一个永恒的话题。 中国的精英批判嘲笑集体经济,集体主义,说那是大锅饭养懒汉理想主义。 试想:如果中国农村不根本存在集体企业,那么社会主义国家奉行生产资料公有制如何谈起呢? 至于理想主义,中国共产党是不是把中国从封建社会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在当时来说算不算理想主义。 废除人民公社,农民一盘散沙,城乡之间的鸿沟变大。中国农民已经到了这一步天地,下一步呢?精英说 资本下乡。资本—–被马克思称为,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是血与肮脏的东西的东西,张开血盆大口要下乡了。 毛主席办人民公社就是想缩小工农城乡之间的差距,把农民组织起来,巩固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农民也像工人一样有养老保险金,老有所养。但是很少有人理解他的深意,结果精英有鼓动解散人民公社的时候,54,000多家人民公社只剩下一个周家庄存活下来。而分田单干的农民又吃尽了苦头,仅仅为了一年的口腹之美,却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一年口腹之美是指 1980年的秋天农民开始分地单干,1981年夏天农民正式以家为单位收割小麦。小麦的产量由于私心的放纵稍微有些高产,1981年比1980年多吃了N天馒头。 但是1982年,臭化肥开始使用,比生产队的氨水强,导致粮食的产量提高。1983年小麦良种惊风一的出现,亩产达到天文数字的500斤。从82年起,粮食增产已经与分田地单干没有任何关系了,粮食增产是个严肃的科学问题,是种子,是化肥的使用。但是农民却回不到人民公社了。 仅仅是1981年一年的私心,私欲膨胀导致的小麦增产称为一年的口腹之美。 田地,畜生农具等等生产工具都私分了,还要人民公社做什么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